财新传媒
2011年05月07日 08:47

“我要求法官判被告无罪”

四年前办一个“留学德国”的专辑,请在德执业的胡洁瑶律师为我们写了一篇在德国学法律专业的文章。今天转贴在这里。她担任实习检察官出庭的经历,或许有些参照意义。胡律师文章提到的”国家考试“,就是德国的律师资格考。

“我要求法官判被告无罪”

在德国大学和德国学生一起学习德国法律,就我个人的体会,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,需要有坚强的“神经”。记得我当年坐在考场参加第一次国家考试的时候,监考人到每个考生的座位上来检查证件。当他拿着我的中国护照时,十分惊讶地说: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是不会自愿到这个考场来的。考试很辛苦,七天考试分在两个星期里,每天考试都是考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1日 12:02

没有围墙后的摇滚

没有围墙后的摇滚

中德摇滚的联手合作,也许会为崇尚西方的中国摇滚界带来些活力,也许会为惊艳于东方的德国摇滚界带来一丝新奇,但却恐怕不会改变游离在主流边缘的两国摇滚的基本格局。

2月的中旬,20出头的阿尔弗雷多从他的家乡-意大利南部的大学城莱切-出发,转机经过罗马和米兰,飞行十几个小时来到柏林。踏上这数千公里的旅行,阿尔弗雷多此行的目的并非是想做一次德国首都的观光客,他盼望的是能亲身经历一场中国摇滚的现场演出。在莱切大学翻译系就读的阿尔弗雷多,正着手把崔健的中文歌词翻成意大利文,从网上他得知崔健将在柏林演出的消息。不过,当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8日 10:50

沙赫特为什么求助于蒋介石?(1)

沙赫特为什么求助于蒋介石?(1)

大陆历史学者杨天石先生利用存档海外的《蒋介石日记》和《宋子文书信》内容,披露二战期间“蒋介石策动德军军队推翻希特勒”的“秘史”。台湾历史学者汪荣祖先生则撰文质疑蒋介石“策动德军倒戈”之说,并对德国反抗力量求助于蒋介石的可能性也持完全否定态度。


1934和希特勒一起阅兵的帝国银行总裁、帝国经济部长沙赫特。

现有史料不能证明“策反”说

历史学者杨天石先生利用存档海外的《蒋介石日记》和《宋子文书信》内容,披露二战期间“蒋介石策动德军军队推翻希特勒”的“秘史”。根据杨先生引用的史料,1941年,曾经留学慕尼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8日 10:49

沙赫特为什么求助于蒋介石?(2)

1933年沙赫特和孔祥熙美国见过面。1939年印度归来,沙赫特自荐为中日双方斡旋。沙赫特是德国内部反希特勒力量的边缘人物。波兰驻美大使向英国外交部汇报沙赫特“联华”行动。

沙赫特和孔祥熙美国见过面

沙赫特和中国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源于1936年签署的“中德易货贸易”协议和“德华借款协议”。但早在1933年,他便在访美参加国际金融会议前,在美国国务卿赫尔的宴席上和中国中央银行总裁孔祥熙结识。在沙赫特战后撰写的回忆录中,他对孔祥熙和蒋介石同为宋家女婿一事印象深刻。沙赫特在书中记录的一段轶事是,在赫尔的晚宴上突然响起具有东方风味的音乐,孔祥熙偷偷向沙赫特说,这段音乐听起来很像中国音乐,而坐在沙赫特边上的美国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8日 10:47

沙赫特为什么求助于蒋介石?(3)

三十年代中国使馆周围的“德国友人”。沙赫特的联络人“哥则卧斯博士”是谁?

中国使馆周围的“德国友人”

披露德国反抗力量和中国驻德外交人员之间联系的,还有1940年至1941年7月担任使馆一秘的关德懋先生。据关德懋的回忆,当时驻德使馆接触的不少“德国友人”同时都是纳粹政府内的“反对派”人士。

关德懋回忆说,早在1941年1月,德国政、军、经三方面的重要友人认为,德国已经陷入绝境,希望中国友人,尤其是“领导抗战的委员长蒋公在战后主持正义人道,以挽救德国人民陷于万劫不复的恶缘”(注23)。关德懋的相关回忆尽管只是寥寥数语,其核心内容却和杨天石教授列举的齐焌信件内容差不多,关德懋的回忆文章发表在三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16日 05:38

东北不能学鲁尔(1)

东北老工业区改造是中国中央和东北地方政府面临的棘手问题。同样面临经济转型的德国传统工业区鲁尔有什么经验值得借鉴呢?德国的有识之士向中国同行大声疾呼:千万不要重蹈鲁尔复辄。

“鲁尔区的改造绝对是一个失败的经验!”德国《经济周刊》杂志主编布龙断言。<<经济周刊>>编辑部座落在被称为“鲁尔区的办公桌”的杜塞尔多夫,从这里驱车上高速公路,不到十分钟就可以看见路边竖立的鲁尔工业区的褐色标牌。将近一个多世纪以来,在杜塞尔多夫接下的订单被投放到鲁尔区生产,鲁尔区需要的资金在杜塞尔多夫的银行内流转;同时,杜塞尔多夫附近的内河航道把鲁尔的煤和钢送往北部海港城市汉堡——从那儿,它们再被发往世界各地。

<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16日 05:36

东北不能学鲁尔(2)

求浴火而后新生

德国联邦政府给予鲁尔区矿业的补贴从1998年的47亿欧元将逐年降低到2005年的27亿欧元。今天,鲁尔区官方人士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削减政府补助的过程被拖得太长。而德国经济界认为,在改造老工业区的过程中,尽管不能追求一步到位以导致“政治上的危险”,但也应该在改造的开端就确定取消补助的最后期限。

鲁尔区仍然在继续努力地转型,就像上了年纪的老者硬逼着自己去学跳现代探戈舞。但是,错过了经济繁荣后期的末班车之后,鲁尔区的现今转型在被动之下举步维艰。当地政府也挖空心思,力图吸引新兴产业在鲁尔区落户。德新社驻多特蒙德记者波瑟尔介绍说,转卖了钢铁和煤矿设备的多特蒙德就打算以物流、电脑信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13日 01:49

大于生活的李光耀

大于生活的李光耀

咳嗽,剧烈的咳嗽,喝水,又咳嗽,“给我再来杯水”,大屏幕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说。老人的牛津英语夹杂着东南亚口音,但是流动的思维却是中国式的。这是新加坡资政李光耀。尽管汉堡峰会的主办人非常希望李光耀能够来到现场,但是年过八旬的李光耀对于汉堡冬季寒冷的气候,依然有些顾虑。于是,李光耀成为汉堡峰会上唯一通过卫星传送进行演说的嘉宾。即便远在安逸的家中,李光耀开始发言后不久便长达一分钟的咳嗽,让人觉得这次演讲也许会提前结束。

不过,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,李光耀恢复了常态。象一个最出色的咨询员,他把东方人的思维和观点,用......

阅读全文>>